无体育不清华 母校的点赞 学子的回应

7月的那不勒斯,骄阳与大海辉映,热辣与宁静交织,圣保罗球场的跑道上,宫克威四肢摊开,躺在第30届世界大会田径十项全能最后一项1500米的终点,起伏的胸膛,流淌的汗水,疲惫的...


  7月的那不勒斯,骄阳与大海辉映,热辣与宁静交织,圣保罗球场的跑道上,宫克威四肢摊开,躺在第30届世界大会田径十项全能最后一项1500米的终点,起伏的胸膛,流淌的汗水,疲惫的面庞上流出淡淡的微笑。

  四天前,北京时间7月7日早八点,清华园东大操场,夜里一场好雨让闷热了一周的北京清凉了下来,蓝天白云,清风徐来,在东大操场举行的本科生毕业典礼格外大气磅礴,刚刚抵达意大利的宫克威,还来不及赶走倦意,便深深的陷入了一种留恋的情绪,五年的本科生涯,让他从一个男孩渐渐成长为可以扛着清华田径大旗前行的男人,却在离别之时未能与自己的同窗一起见证青春。就在他奔赴赛场的时候,母校的伙伴们却是他最大的后援团,当邱勇校长号召全体毕业生为宫克威点赞的话语在东操回荡,无体育不清华的口号仿佛化为一股无形的力量飞到了地中海旁。

  三十五天前,刚刚通过本科毕业论文答辩的宫克威就匆忙赶往四川集训。成都,天府之国,2021年世界大会的主办城市,大体协的工作人员将这里作为本次大运会田径比赛的集训地,可谓用心良苦,为期一个月的集训,优质的训练环境、高质量的医疗保障、安全营养的食物等良好的后勤保障,但清华严格的教学安排却让宫克威的教练马汝平老师错过了集训的前两周,自己训练两周是艰难的,不仅要在无人看管的情况下保证完成训练质量,还要自己时刻注意技术动作同时保证不受伤,这个倔强的小伙,愣是两周内把自己练吐了两次,两天内瘦了四斤!这就是宫克威,但如果你了解他的过去,就不会感到惊讶。

  八年前,还在专项练习跳高的宫克威参加了自己的第一场大型比赛。面对比自己大好几岁的对手们,宫克威毫无畏惧,一举越过2米的横杆,顺利达到了国家一级运动员的运动标准。但此后,由于跳高成绩迟迟无法突破,宫克威对自己未来的运动生涯产生了怀疑。一次偶然的机会,宫克威被清华大学田径队男子全能教练马汝平老师一眼看中,相信他是练习全能项目的可塑之才。带着对跳高的不舍与对全能的陌生,宫克威踏上了一条布满荆棘的道路。

  十项全能由四跑(100米、110米栏、400米、1500米)、三跳(跳高、跳远、撑杆跳)、三投(铅球、标枪、铁饼)组成,被称为“田径之王”,每一位在比赛中坚持下来的运动员都是“铁人”。它要求运动员具有良好的爆发力、协调性和耐力。对于宫克威来讲,除了原来的主项跳高,其余九个项目的技术动作都是从零开始。因此初入清华的宫克威运动成绩并不理想,但无论酷暑严寒他风雨无阻,每天三小时以上的高强度训练他从未间断,由于全能的特殊性,光训练、比赛就要准备七双不同的钉鞋,一周七天要精细的练十个不同的项目。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每年寒、暑假,当大多数学生都与家人团聚、或外出旅游时,却是宫克威训练强度最大的时候,尤其是在有大型比赛的年份里,每天的训练都有极高的要求。训练中,宫克威为了达成训练目标,呕吐,手、脚因为强度太大被磨破都是常事。常年在这样的“魔鬼”训练强度下坚持,宫克威的膝盖、坐骨结节和肘部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为了保证训练质量,宫克威总是比别人早到训练场半小时进行热身活动,慢慢的将身体的各个关节活动开,结束后比别人晚走半小时进行练后拉伸,希望更快地恢复伤病。就是这样的坚持,让宫克威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成绩突飞猛进。在2017年,天津第十三届全国运动会上,加入清华田径队三年的宫克威,在男子十项全能项目中一鸣惊人,以7428分夺得全国季军,实现“业余赶超专业”。一周后,在杭州,他又以绝对的优势获得全国会的冠军,成为国内全能界闪耀的新星。2019年清华田径队获得首都高校田径运动会十连冠,在这十座奖杯中宫克威贡献了四枚沉甸甸的全能金牌和两个含金量十足的首都高校全能纪录。正如邱勇校长在题为《扬自强之精神 做中流之砥柱》的19年本科生毕业典礼讲话中提到的“宫克威曾为清华夺得11个冠军,去年代表国家参加雅加达亚运会并获得男子十项全能第四名。”然而正是这个光鲜的第四名却写满了宫克威的心路转变与遗憾。

  2018年对于宫克威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一直以自律著称的他,四年来每天都是最晚从训练场离开又是同学中最早到达自习室的人,凭借着不懈的努力终于以优异的运动表现和学分绩第四的成绩获得了推研资格。然而多年累积的伤病让他感觉每提高一分都难上加难,于是这个内向的山东小伙准备埋藏起在心中多年的梦想,转换轨道专注读书。

  吴鹏博是前男篮队长,也是宫克威的辅导员,做队长和辅导员的经历让他敏锐的感到了宫克威的变化,两个体育人的交流其实不需要太多的语言,吴鹏博问:“我记得你以前说过想比奥运会吧?”宫克威看看他苦笑着摇了摇头,鹏博又说:“你是咱清华田径队最能吃苦的,再咬咬牙吧,梦想这东西就是咬出来的吧”宫克威抬起头“我试试吧”,就是这句“我试试”是宫克威对兄长的承诺,也是为最初梦想的最后一搏。

  2018年8月的雅加达,也是在一座海风轻拂的美丽城市里,在占据了奖牌位置长达九项后,由于经验不足,体力不支,加之教练没能到现场指挥,宫克威痛失奖牌,这个倔强的小伙,把不服埋在了心底也把微笑挂在脸上。

  四天前,当刚刚抵达那不勒斯的宫克威看到去年亚运会银牌得主泰国选手也赫然在列后,一股强烈的求战欲立刻升腾而起。也许这就是能重新梦想的感觉吧!

  2019年7月9日,那不勒斯,大运会开战!炎热的天气、时差的影响、伤病的侵袭,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比赛的艰苦!一百米10秒98,虽然有些小顶风,但对比雅加达10秒85的成绩还是不理想,0.13秒,在古印度的计量里仅有三分之一个瞬间,可在全能比赛中就是29分;跳远7米15,很不理想,要知道他的最好成绩可以跳到7米70;铅球10米03,也许就是那两天瘦掉的四斤影响了他的发挥,投掷项目可是全能里鉴别高手与否的试金石;跳高2米!终于正常发挥了!400米,49秒16,在第一天的最后一项中,宫克威终于走上了正轨!110米栏是第二天的第一项,顶风1.8米,14秒70的成绩属于正常发挥,前六项过后宫克威位列第四。第七项是铁饼,每人三次机会,宫克威前两投犯规,顶住压力在最后一投投出34米70,艰难守住第四的位置;撑杆跳高,4米20,总成绩已滑落到第五,与奖牌的相差280分,宫克威还在努力!倒数第二项标枪,50米44,又滑落一位,第六名!1500米,不是很长的距离,毕竟清华的男生都要跑3000米,然而这个项目却是全能运动员的噩梦,不仅仅因为这是两天九项连续比赛后,体力消耗殆尽时的最后一项,更重要的是这一项将为所有参赛的铁人们排出最终座次。1500米,对宫克威这种平素就能吃苦的选手来说是强项,但现在,第六名,距离奖牌358分,几乎不可逾越的鸿沟,伤病的肆虐,状态的起伏,体力的透支,现在他只能咬牙前行。4分30秒74,这个单项的第二名,然而却没有奇迹,但尽管这再咬咬牙,也只能把名次从第六变为最终的第五,却无论如何也无法阻止宫克威“再试试”的信念!

  意大利当地时间2019年7月10日,宫克威艰难的从跑道上爬起,看了看大屏幕上最终的结果,第五名,又一次与奖牌无缘,他笑着摇了摇头,又坚定的望向天空,“我还想再试试”,尽管满身伤病,尽管满脸疲惫,但就是这个还想试试,是他追逐梦想的宣言,这一刻对宫克威而言,不再有痛失奖牌的失落,而是充满了为梦想而战的勇气!找回那个原来的自己,也许才是对母校点赞最好的回应。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